动物与人是永远也不能平等的

2018-04-03 08:38

人要吃牛肉羊肉就要杀牛宰羊,牛羊没有人的智商高,但也是通晓大限将至的动物,这一点与人相同,一看到磨刀霍霍的屠夫,就开始流泪,但是,牛羊的眼泪从来没有打动屠夫的恻隐之心。写熊的记者想必一定也是吃牛羊肉的,但是未必到肉联厂参观过,如果真的去过,肯定也会写一篇牛羊的眼泪如何与血水一起流淌。但是,是否从此戒掉牛羊肉,就不敢想象了。

这些超级煽情的文字出自北京某报,看了让你想哭,甚至想直接就跪下。文章是在说哪块目的,说啥英雄人物?其实,不是在说人,而是说熊,是说四川一个养熊场为了制药而 “活熊取胆”,导致这里的熊痛苦地死去,然后被葬在那里。

这块石头很干净,三两只蚂蚁在上面爬来爬去。而更多的石头则长满青苔,有的半陷在泥土里,上面的字迹模糊可辨。每块石头的背后都有小木片做成的十字架,它们插在长满青草的不足膝盖高的土堆上。”

“90块石头的背后,有着90个相似的故事。第90块石头,与别的石头没什么不同。这块石头上写着:syntegra,?—08/26/09。这是一个拗口的拉丁文名字,它死于2009年8月26日。‘?’意味着无人确切知道它什么时候出生,出生在哪里。

熊的胆汁入药,古人早就懂,蛇胆川贝散恐怕小孩都吃过。熊胆不能取,那蛇胆呢,要讲兽道就干脆讲到底。仔细一想,这样也不行,因为熊再怎样也无法享受熊猫的待遇,因为动物确实是分等级的,这个等级是由人类来分的,比如一类保护二类保护和不保护。澳洲袋鼠成灾,于是捕杀袋鼠是有功之臣;日本人不顾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反对,专门去捕鲸,搞得血海一片,谁也不能把日本渔民怎么样。

假如熊的胆汁可取,那就是怎样取法的问题,比如是人道取法还是兽道取法。城管部门处置没收来狗或者流浪狗有个说法,叫“人道毁灭”,大概意思好像是“安乐死”,不痛苦。但狗与人的安乐死其实应该有所不同吧,人安乐死就是注射,现在很多地方执行死刑也是这个死法了。但兽道咋整还不得而知。

动物保护的主题是没错的,比如你极其凶残地用高跟鞋踩猫,网民都看不下去了,对你施行人肉搜索的网络暴力。但是,我担心把人道与兽道混淆起来说事,就是把人性和兽性混在一起,这好像有点不大对头。这里有一个到底以人为本还是以兽为本的问题,爱护动物与动物为人类服务是两个概念,比如研究新药,先拿人做试验还是拿动物作试验,答案显而易见,所以,人道和兽道是矛盾的。在上述的报道中,这两个概念是完全被混淆的,至少有这个倾向,我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养熊场里的故事听来确实是残忍,比如说这里的熊身上都有一个长年不能愈合的洞,插着生锈的金属管或玻璃管,从中流淌出清亮的胆汁。文章采取拟人写法,写得如泣如诉,实在是不忍卒读。读者都知道熊并不是人,但是都把熊当成人来想象,越想越悲痛万分,怒不可遏是很自然的流露。

动物与人是永远也不能平等的,这就是人道与兽道的对立和本质区别,尽管富人家里的狗可能比路边的乞丐吃得好,穿得暖,还美容,住医院之类的,但是谁也不愿和兽去攀比幸福感,去忌妒兽的快乐。因为人是人,兽是兽,这一点好像谁都应该彻彻底底地搞明白。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