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他不愿麻烦其他同事

2018-10-06 20:02

配载室的同事每次完成舱单上传,陈维建总是及时地开车接他们,不让他们在夏日炎热、冬日寒冷的机坪多等。

地服部服务室、配载室是与陈维建“搭档”最多的同事。都说陈维建的对讲机永远24小时保持通畅,这群姑娘小伙是最有体会的人。

“大家都挺忙的。”

民航资源网2010年4月6日消息:用在采访中听到的两段真切、质朴而感人的话来作本文的开头:

俗话说:忠孝两尽难!陈维建的父母亲都是80以上的高龄了,平时很需要人照顾,然而作为儿子的陈维建这么多年却从未为了个人家庭的原因换过一个班,请过一天假。多年来,陈维建为了川航这个大家庭,不知舍弃了多少与父母家人相聚,共享天伦的时间。甚至在老父亲大寿的日子也坚持上班奋战在一线。

陈维建的事得到公司施志新主席等领导、工会和各方面的关心,大家伙儿来医院看他,他拖着病体,从2楼走到1楼迎接;地服部班干部员工自发踊跃捐款,短短两个小时捐款金额近5万元,地服部车队的师傅们平时都和陈维建朝夕相处,对他的病痛更是感同身受,含着眼泪将一笔笔款子汇集到一起,汇集所有人的力量来帮助陈维建战胜病魔。

0荐闻榜

“此时此刻我内心充满无限感激之情!我对地服各级领导及现场各班组员工对我的关心和帮助,表示深深的感谢!当我躺在病床上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关心鼓励我,往日的工作情谊又历历在眼前。我衷心祝愿您们大家健康愉快!工作顺利!”。

他将自己多年的优质服务经验传授给组员,让大家共同进步提高。每次有新驾驶员来车队,他都耐心细致地传授业务知识,帮助他们尽快融入到新的工作环境中。他把班组的每个成员都当作自己的亲人,自己的朋友,他总是用扎实的工作作风带动,感染着班组人员,他不仅是车队的骨干,更是激励周围员工努力工作的一面旗帜。他带领的班组多次被评为十佳优秀班组。

——川航地面服务部车队老班长陈维建记事

“陈师,您可以让别的师傅来接我们啊。”

很快,陈维建接上贾俏影,将手机送还给旅客。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人被生活的重担压得透不过气来,我们曾经羡慕、嫉妒有些人生来富贵,不愁吃穿,过着奢侈放荡的生活,大肆挥霍于灯红酒绿之间。我们曾经为整天忙于柴米油盐、吃喝拉撒而烦恼、抱怨,太过残酷的现实,太过艰辛的生活让我们不禁仰天而叹:“活着为了什么?生活为什么如此不公?”然而正当我的心灵世界密布“消极的阴云”时,一个平凡的普通人用其不平凡的事迹驱散了头顶的阴霾,照亮了我内心的希望。

陈维建用他无声的行动、工作的点滴告诉我们只要行使这份权力就必须把好这道关,承担这份责任,权力有高有低,责任不分大小,且重于泰山。

都说班长是兵头将尾,作为班长,陈维建深知这个岗位所必须担负的责任。

陈维建身患肝癌晚期的消息逐渐传遍了地服部,所有的人无不为之叹息扼腕,大家提到他都说:好人一个啊!

3月15日,陈维建报来喜讯:他已出院回家修养——

所以,陈维建对着泪水涟涟的女儿,说不要哭。大家都这么关心我,已经够幸福了。

——走进人群,就像一滴水注入大海,很难找到他的特别之处,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人,却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诠释了人生的真谛。

2006年,陈维建被评为公司年度劳动模范。十几年来,他一直在自己平凡的工作岗位忘我地工作着,他把爱岗敬业,无私奉献作为价值的取向,从自己做起,时时刻刻严格要求自己,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他能够认真做好车辆管理工作,合理调配车辆,随着公司成长和壮大,他忘我的工作激情越发浓厚,每天只休息几个小时的时间,对他来说时间早已经忘记它的存在,就这样他用自己无私奉献的敬业精神带领全班人员做好每项工作。

是陈师!

——曾经很多次我这样问自己,人为什么要活着呢?我又为什么在这个险恶的世界苦苦挣扎呢?越想弄清楚就越发糊涂,人世间有许多事情是我们所不能明白的。

陈维建住院后,地服部准备安排专人去医院照顾,他立刻就婉拒了这份好意,因为他不愿麻烦其他同事,他说大家都是生产一线,保障运行更重要。而后,他自己请了两名看护。为了支付高昂的医疗费用,陈维建准备卖掉房子和车,他还是那句话:不要再给公司添麻烦。

在管理工作中他始终坚持“居安思危,警钟长鸣”的工作方针,他时常召集大家学习交通法规。在工作之余,他常带班组开展有益的集体活动,增加集体的凝聚力和向心力,进而增加集体的战斗力。陈维建对待同事也是公正严明,运用其人格魅力感染着周遭的人,把大家都团聚在他的身边。当组员发生工作差错时,他并不是一来就严厉批评,而是先沟通,了解情况。让组员知道问题出在哪个环节,若没有造成大的影响,他就私下给组员做工作,令其下一次不再犯同样的错误。但他绝不是没有原则,一味包庇,如果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他也一定要在班组会上提出批评,让其他组员引以为戒。与此同时,陈维建也是一名名副其实的“手册员工”,他即使年近半百,记忆力有所下降,仍十分熟悉各种规章制度条例。每当他在给组员沟通时一定能立即提出这个错误是因触犯了哪一条规定,哪些环节没有做到位造成。这样一来,大家都明确了自己问题所在,对于他的批评指正也是心悦诚服。

像这样的对话已经不是第一次,知道陈维建一大早就去抄信息的也不止一个人。地服部的年轻人总是诧异,陈维建比他们年长很多,经常和他们一起接晚,第二天一大早又要起身,他的身体如何承受?

陈维建的对讲机永远24小时保持通畅,以便各部门能第一时间找到他。为此从两年前开始,他不再回寝室睡觉因为他怕对讲机的声音影响同事休息,就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对付一晚。同组的两位副班长见此,多次提出他们三人轮流监听对讲机,可陈维建说:“你们是年轻人,睡眠好,你们多睡会”。可他忘了他已是50“高龄”,多年的倒班让他身体大不如前,他才是更需要休息啊!

2001年陈维建的爱人查出患有胃癌,这对于他们一家人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2003年病魔夺走了他爱人的生命,在患病的两年多中,妻子因身体不适,情绪波动很大,经常与陈维建发生摩擦。加之高昂的医疗费用,工作上的巨大精神压力,让他身心俱疲,苦不堪言。坚强倔强的陈维建也不愿多向他人倾诉,只能默默地将眼泪吞进肚里,独自承担这一切,更是没有因为照顾妻子而耽误过工作。车队少数几位了解情况的领导同事就尽量在平日里多找他聊天,让他发泄一下积聚的情绪,至少心里能好受些。多年来,陈维建为川航这个大家庭尽忠,对自己的小家,父母爱人儿女就不得不多了一份歉疚。

忠孝两尽难

“如果你们有事,可以及时找到我啊。”时针已经指向4点30分,贾俏影知道还有半个小时,陈维建就要戴上他的老花镜到登机口去抄录公司航班信息,开始排班。他自嘲地说:“以前航班信息在脑袋里过一遍就记住了。现在老了力不从心,只能用笔抄。可不能因为我年纪大误事啊。”

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航班结束后,陈维建还顾不上休息,拖着疲惫的身子加班到深夜,为第二天的工作做准备。他经常是凌晨两三点钟才躺下,四五点又已经在机坪上忙碌了。为此同事们总是跟他开玩笑的说:“在机坪永远早上第一个见到的人是你,晚上最后见到的人也是你,是你,是你,还是你。”

今年大年三十,也是陈维建生病住院前的最后一个班。当天下午,他左手手臂疼得已经抬不起来了,大冬天却是大汗淋漓。大家都让他去医院看病检查,但他说:“今天是大年三十,春运忙,先保障航班,我在椅子上躺一下就行了。”但就算这样,他手里也拿着对讲机,监控航班动态。

“您身体不好,干嘛不改上行政班,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凌晨那一声熟悉的回应

与死神的一次赛跑

现年52岁的陈维建师傅,现任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ichuan airlines co., ltd.,简称“川航”)地面服务部车队一队班长。十几年来,他一直在自己平凡的工作岗位忘我地工作着。曾多次被评为公司优秀员工,2006年更是被评为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年度劳动模范。他经受了苦与累、名与利、忠与孝、情与理的考验,是一个好党员、好班长、好同事、好员工;如今他身患肝癌,但不气馁,不放弃,以积极乐观的精神与病魔抗争。

都说班长是兵头将尾

这一天,大家没有看到陈维建熟悉的身影,一问得知他的病况,都哭了。

在一次检查后,医生告诉他:“你已经是肝癌晚期,实施手术意义或许已经不大了,可以采取保守治疗。”噩耗的突如其来让陈维建不知所措。尽管接下来的几天,他仍然坚持工作,但内心却痛苦不堪。最终,他决定动手术,和死神作一次豪赌,他相信他一定可以挺过去。

最终,陈维建以顽强的意志赢得了胜利。

大海里的一滴水

“虽然身体差了,干不了什么,但多个人多份力量嘛。”

在当班期间,陈维建总是第一个到达办公室了解当日工作情况,从不迟到,早退,上班第一个到岗,下班最后一走。冬季的清晨五点,机坪上寒风刺骨,陈维建已经开始为一天的工作做准备了。发动所有的摆渡车,预热加气,只为车队师傅能第一时间安全驾驶车辆,保障航班的正常运行。他同时还为梯车、水车等的补位待命。

(供稿: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企业文化部,

现场生产保障由于工作量大、任务重吃不到饭是常有的事,他就是再怎么饿也要先让班里的员工先去用餐自己来顶班,等所有员工都用餐完毕回到岗位之后,他才去吃饭,而此时经常已经错过了食堂用餐时间,吃不到饭是常有的事。每天晚上他都要亲自把晚餐券发到每个人手中,生怕有人因为没有领到餐券而饿着肚子。

先做好人,才能服好务

除工作之外,陈维建对大家无微不至的关怀是他生命中另一个不成文的责任与义务。

去年11月一天的凌晨4点,刚刚接完最后一拨旅客,服务室的贾俏影和同事返回休息。突然接到清洁队的通知在飞机上拾到一个手机。偏巧此时,刚走出机场的失主已经发现手机遗落,打来电话找寻。“好的,立刻给您送过来。”贾俏影答应了旅客,看看时间已经4点过了,冬天的夜里特别冷,会不会打扰车队师傅休息呢?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在对讲机里求助。谁知对讲机里立刻传来亲切而熟悉的声音:“没问题,马上过来。”

“陈师,怎么这个时候了您还没关对讲机啊?”回去的路上,贾俏影问。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