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紧来上班

2018-06-21 19:53

张先生是火车站工作人员,他也是一名热心人。得知吴益娥抱着孩子去北京治病,而且还是站票,他特意联系了火车站的客运值班员何先生,何先生立即开了一张客运记录,还帮忙联系了t146列车的列车长,希望母子俩在去北京的路上,列车长能够照顾照顾。列车长也是一个爽快人,她把母子俩安排在了餐车上,“母子俩去北京有个座位,至少能轻松一些。”

17日上午,吴益娥来到茶陵县城准备买票返回工厂,她觉得老板很好,同事又照顾她,让她带小孩之余,还能攒钱给儿子治病。火车票还没买,她的手机就响了,电话号码是北京的,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打来的,这是一家具有民间色彩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该基金会网站称,募集到的社会资金,主要用于开辟民间救助通道,对社会上无人监管抚养的孤儿、流浪儿童、辍学学生、问题少年和其他有特殊困难的少年儿童等进行救助。

晚上5时许,吴益娥抱着小宝走进了火车站,曹女士等3名爱心人士已经在火车站等候,他们拿过她的行李。在候车室里,有旅客看到她抱着孩子,主动让了一个座。临走时,曹女士还偷偷在她手心里塞了500元钱,“孩子治病要花很多钱,希望能帮上一点忙。”

听到孩子治病有望后,吴益娥高兴极了,她说基金会报销孩子80%的医疗费,剩下20%的医药费要她自筹,这还不算母子俩在京的生活费。“孩子的治疗费用大概七八万,20%的医疗费也要1万多。”正当吴益娥发愁的时候,亲戚们又纷纷伸出援手,“大姑借了3000元,二叔借了2000元......”亲戚给她的1万元钱,吴益娥都记在了本子上,她说这些将来是要还的,“他们帮我家已经够多了,没想到小宝的事又麻烦他们了。”

让吴益娥感动的,不仅有家人,还有株洲的爱心人士,在她来到株洲后,许多市民专程去了看小宝,给他带去了玩具,还有奶粉和水果。吴益娥的老乡老板何光义,给她换了一间更大的宿舍,方便她照顾小孩。

“北京会不会很冷?”吴益娥问,她从天气预报得知,近几日的北京天气,最低气温低于0℃。为此,她在唯一的手提包里,塞满了小宝的衣服,棉服有2件,棉裤有4条,“小宝怕冷,我担心他受冻。”她给自己带了一套衣服,放在黄色的塑料袋中,“够换洗就行了。”

2月25日上午10时许,吴益娥买到火车票后,兴奋地拨通了记者的电话,“我要去北京了,带小宝去治病,时间就在后天”。

昨日下午4时许,吴益娥开始收拾行李,她带了一个塑料桶,桶里装着衣架子、洗衣粉、饭盆等生活用品。她说,北京是首都,人那么多,说不定物价很贵,“我钱又不多,能省一点是一点。”

吴益娥是2天前买的火车票,此时往北京方向的列车,座位还比较紧张,她乘坐的t146列车,只有站票了。“反正第二天上午10点多到站,站一晚上就到北京了,只不过会苦了孩子。”

6时许,火车开动了,朝着千里之外的北京。吴益娥坐在靠窗的餐车座位上,一旁是小宝,她挥着小宝的手,向人们道别。天下着小雨,随着火车越行越远,母子俩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雨雾中。

“考虑到小宝患的是脑积水,如果不及时治疗,将影响他的一生。”在电话中,基金会工作人员希望吴益娥能带小宝去医院,给小宝拍一张脑部的ct扫描,寄到基金会在北京的地址,“我们有专家对小宝的病情进行评估,然后考虑是否帮助小宝治疗。”

基金会工作人员称,今年1月份,有爱心市民拨通基金会9958儿童紧急救助项目,希望基金会能够帮帮小宝,“他的头越来越大,将来怎么办?”。工作人员在网络上找到了晚报关于吴益娥母子的报道,元宵过后就致电吴益娥了解情况,还向晚报记者求证她的相关信息。

2天之后,基金会工作人员再次致电吴益娥,说基金会决定帮助小宝,治好他的脑积水,工作人员会协调好医院,他要求吴益娥带来相关身份证明,以及县、镇、村三次民政部门出具的贫困证明,早日带孩子到北京。

老板何光义也来了,他刚忙完生意,特意来送送她,“小吴,孩子手术后,赶紧来上班,厂里永远有你的位置。”

吴益娥说,这个“救命”的电话是2月17日打来的。此前,她和小宝在家度过了一个冷清的春节。“主要是老家没什么人,亲戚又离得远”,一斤猪肉一条鱼,母子俩的春节,就这么草草地过了。

吴益娥说,她没到过北京,去过最远的地方是深圳,在那里认识了小宝的爸爸,至于千里之外的北京,她只在电视里见过,知道是首都,其他一无所知。

知道吴益娥动身了,服装厂里的几个姐妹们来送她,她们有的拿了两个苹果,有的拿了一袋橘子,有的送来一把香蕉,放到吴益娥手中,“反正也不会坏”。管伙食的大叔,送来了一个白色套瓷杯子,里面装的是榨菜炒饭,他刚炒的,还是热乎乎的,“这是你和孩子的晚饭,火车上的东西贵。”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